2017年7月7日 星期五

妙庄王之女傳奇 (1)

妙庄王之女傳奇 (1)

 

第一回 濁酒三杯涼亭小宴 明珠一顆好夢投怀

 

話說時在周朝的末年,中原列國,互相征伐,刀兵相乘,連結不解,正鬧得人無安枕,野無淨土。那時西方興林國卻正值承平之世,端的風調雨順,國泰安民。

 

講起這個興林國,在西域諸國中,可稱是巍然獨立的大國,領袖各邦。但因地勢關系,與中原素來不通往來,雙方隔絕。這也只為兩國中間,隔著一座山,人稱須彌山。這一座山,高可按天,廣袤有數千里,橫亙在西北高原上,好似天生的界限一般。在當時,交通不便,中原人雖知道有這座名山,只因為此山幽深險阻,氣候又異常寒冷,山上的積雪,就是盛暑的天氣,也一般地不會融化,終於沒人敢去冒險西行。那興林國又恰恰建在須彌山的西北,在閉塞的當時,自然不會與中國相通了。

 

這興林國在西方諸部落中,歷史最為久遠,開化也比較早些,又占著三萬六千里的國土,幾十萬人民,自然雄長一世,惟我獨尊,各小部落不容不臣服了。

 

那時在位的國王,名叫婆迦,年號妙莊,倒是個賢明之主,統治著數十萬人民,使得男耕女織,各安生業,在位十多年,把一個興林國治理得國富民豐,蒸蒸日上。妙莊王是一國之主,安富尊榮自不必說。正宮王后,名叫寶德,又是個賢良的婦人,與妙莊王十分敬愛,家庭方面也充滿了和融氣象。

 

但是,天下無十全十美的事,人生雖富貴無雙,到底不能沒有缺陷。妙莊王貴為國主,富有天下,只是有一樁事情,不是國王威力所能攫取,也不是金銀所能買到的,卻是膝下只有二位公主,並沒有一個太子。妙莊王已是六十多歲的人,嗣位無人,自然望子情殷。為著此事,常使他悶悶不樂,有時不免要長吁短嘆。俗話說得好,「子息是有錢買不到,有力使不出的」,他縱然煩惱,也終歸無用。在希望和焦急愁悶的環境中,一天天地過去。春去秋來,匆匆的又是數年。

 

那時,正是妙莊王十七年的夏季,御花園中的一池白蓮,正迎風爭放,香霧輕浮。寶德王后因這幾天來覺得妙莊王愁悶不樂,便在蓮池的涼亭之中設下筵席,請妙莊王飲酒散悶,

當下夫妻二人,在亭中分上下首坐定,官娥彩女,分班斟酒送菜。妙莊王心中,雖然為著子嗣問題不自在,但深體寶德後的一片好意,不免強顏歡笑。一方面看著池中的萬朵白蓮,參差的開放著,襯著碧綠的荷蓋,清雅可愛。微風過處,輕輕的顫動著,好像含羞欲語的神情。那一陣陣淡遠的清香,也從風中傳播過來,沁人心脾。妙莊王在這種環境裡邊,也覺別有天地,很是有趣,心上的一片愁悶,早被清風吹散。

 

就此與寶德後互相傳杯,開懷暢飲,有說有笑起來。寶德後見他快樂,也自歡喜,親自執壺斟酒,又命群姬當筵歌舞。如此一鬧,早就是明月西斜。

 

妙莊王酒已過量,不覺玉山頹矣,乘著一團酒興,命撤了席,扶著宮娥,攜了寶德後,徑回寢宮安息去了。

 

一覺醒來,已是紅日滿窗。寶德後早已梳洗完畢,便服侍妙莊王起身, 讓他洗盥之後,一面端整飲食,一面向妙莊王道:

 

「妾昨夜得一奇夢,未知主何吉凶?夢到一處地方,正是海邊模樣,一片白茫茫的,無邊無岸,波浪滔滔,很是怕人。

 

「正看間,忽然『訇』的一聲響亮,海中就湧出一朵金色蓮花。初出水時,大小與尋常蓮花無異,離水面也很近。不料這金色蓮花,卻愈長愈高,愈放愈大,金光也越發耀目生花,連眼也睜不開來。於是,便將眼合了一會兒,待到重新睜開來時,哪裡有什麼金色蓮花?兀立在海中的,卻是好端端一座神山,山上卻縹縹緲緲的似有許多重疊的樓閣,以及那寶樹珍禽,天龍白鶴。這許多景象,究竟距離得遠,倏隱倏現的,看不真切。中間只有一座山頭上,湧出一坐七級浮屠。浮屠頂上,端端正正安放著—顆明珠,放出千萬道奇光異彩,十分莊嚴。

 

「我正看得出神,那一顆明珠,忽然冉冉地升空,轉瞬之間變得一輪旭日,漸漸逼近海岸,不多時已高高地懸在我的頂上。又是『轟』的一聲響亮,那輪旭日竟拋拋滾滾地落到我懷中來。我嚇得忙了手足,欲待逃去罷,兩足又好似生了根的一般。我不覺拚命一掙,竟自掙醒過來,好端端地睡在床上,哪裡有什麼海,有什麼山和一切的景象?到此,始知是南柯一夢。這種夢不知是何予兆,主何吉凶?」

 

妙莊王聞言,心中暗暗歡喜,向寶德後安慰道:「御妻夢中所見,分明是佛國極樂世界的真形,凡人難遇,自然是大吉之兆。再說那明珠,分明是佛家舍利,化為旭日,就是陽像;投入懷中,不消說是孕育之兆了。御妻得此夢征,今番懷孕,一定生男無疑,正是大可慶幸哩!」

 

寶德後聽了這一番話,自然歡喜不盡。此事傳遍宮中,於是合宮上下都存著萬分的希望。

 

再說寶德後自從這天起,懷孕的象徵逐一地顯露出來,經過了兩三月時間,腹部便顯著地膨起來。可是自從懷孕之後,身體倒很強健,只是有一樁,凡是魚肉一類的葷腥,一點也不能入口。就是平日間最愛吃的東西,只要是葷的,一見了便要起惡心,勉強吃得一點兒,包管會連苦膽汁都嘔將出來。這也是孕婦常有的事情,大家也不以為怪,又哪裡知道內中卻另有一番奧妙哩!

 

如此一天天地過去,不覺又是冬盡春來,寶德後的產褥之期,也愈迫愈近,妙莊王滿擬今番——定生男,非常地高興,忙著先預備起慶賀的事情來。合宮上下,也自有一番忙碌,不在話下。

 

直到妙莊十八年二月十九那一天,妙莊王婆迦正在園中觀賞美妙的春天景物,出神地幻想,忽有宮女岔息奔到面前奏說;「王后在辰時三刻,又添了一位公主,請賜題名。」

 

妙莊王一聽生的又是一個女孩子,就把心頭的高興早消滅了一半,但這也是無可如何的事,只怪自己前世沒有修透,才致如此。當下便向宮女問起:「王后生產後可安好如常?」

 

那宮女道:「啟奏我王,娘娘當生產的當兒,有許多異色良禽,集在庭樹爭鳴,如奏仙樂。屋中也有奇香發現,氤氳陣陣。隔不多時,便產生了三公主。如今大小平安,娘娘精神健旺,公主啼聲也自洪亮。」

 

妙莊王聽了此話,暗想仙禽集樹,異香繞室;又想起寶德後懷孕時的一夢,遮莫此兒有些來歷,生具夙根,也未可知!他便題取「妙善」二字做三公主的名字,因為上肩兩位公主。一名妙音,一名妙元,都拿自己年號的首字來排行的。當下便親用金箋朱筆書就,付與宮女去了。正是:

 

惟善堪稱妙,兒生有慧根。

 

欲知後事如何,且待下回分解。

 

#佛教  #第三世多杰羌佛 #暇滿人身 #暇滿人生路 #妙庄王之女傳奇 (1)

 


更多學佛資訊 :

這篇文章 妙庄王之女傳奇 (1) 最早出現於 暇滿人身─學習 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、南無釋迦牟尼佛正法



from 暇滿人身─學習 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、南無釋迦牟尼佛正法 http://ift.tt/2tTR2ef
via IFTTT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