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8月1日 星期三

《朗讀者》96歲高齡吳孟超:願善盡治病救人的天職

《朗讀者》96歲高齡吳孟超:願善盡治病救人的天職

 

 

《朗讀者》96歲高齡吳孟超:願善盡治病救人的天職

 

 

《朗讀者》96歲高齡吳孟超:願善盡治病救人的天職

 

 

近日播出的一期《朗讀者》引發熱議,主人公是被稱為“中國肝膽外科之父”的吳孟超。節目中,合作多年的護士長寫給吳老的信,讓董卿流淚了。信裡到底說了什麼?

75年,是一個凡人幾近一生的跨度。但今年96歲的吳孟超,卻在這段貫穿一生的職業生涯裡,拯救了超過16000位患者的生命。

因為他和他的學生,我國的肝癌術後5年生存率由20世紀60~70年代的16.0%,上升到80年代的30.6%和90年代以來的48.6%。

 

 

 

他創造了中國醫學界乃至是世界醫學肝膽外科領域的無數個第一

 

 

 

他主刀完成了我國第一例成功的肝臟手術

他翻譯了第一部中文版的肝臟外科入門專著

他製作了中國第一具肝臟血管的鑄型標本

他創造了間歇性肝門阻斷切肝法和常溫下無血切肝法

他完成了世界上第一例中肝葉切除手術

他也切除了迄今為止世界上最大的、重達36斤的肝海綿狀血管瘤

他完成了世界上第一例在腹腔鏡下直接摘除肝臟腫瘤的手術

他為一名僅4個月大的女嬰切除了肝母細胞瘤,創下了世界肝母細胞瘤切除年齡最小的紀錄

他獲得了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,成為設立以來醫藥衛生界第一個摘得該獎項的科學家,他有力地說道:“我會把一生的精力貢獻給醫學和科學!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他畸變的右手是和死神博弈的利器

 

 

▲手術中吳老的右手

 

 

這位中國肝臟外科之父的右手,握過眾多的獎杯,但卻最契合止血鉗的形狀——筋脈虯結,右手食指指尖微微向內側彎;但又超乎尋常的柔軟細膩,指甲整齊潤澤——食指畸變是因為過去的成千上萬台肝臟手術,細膩靈活是為了未來能再多幫助一個生命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龐眉皓發的吳孟超說,自己愛惜手要遠勝過臉。臉老了沒有所謂的,但是這雙能在手術台上連續操作十個小時的手,是和死神博弈的利器,在肝臟的方寸之間渡人生死,接病人回到人間時,要穩健而有力——

在面對病人滿腹腔的充血時,所有人都只能看到滿眼的紅色,但吳孟超的手可以直接伸進去,代替眼睛游刃有餘地選中血管一掐,血當即就會止住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正是吳孟超細膩、沒有一點兒繭的手,才能敏銳地感覺到病人肝臟內部的微妙信息。人們通常以為打開腹腔做手術,是看著做的,其實不盡然。有些腫瘤長在肝葉重疊的深處,眼睛看不見,很多時候,憑的是手在肝臟上的感覺,而吳孟超的這種感覺是他做了幾百具標本、近萬例手術積累得到的。

所以,有一次日本的一個攝製組,扛著攝像機在手術室裡,對著吳孟超的手法拍了整整一個上午,可吳孟超手術的神奇之處他們依然不知所然。

 

 

他在父母的墓前,說:媽媽爸爸,我已經為祖國也做了一點事情

 

 

 

 

吳孟超其實是馬來西亞的歸國華僑。他初中畢業的時候,祖國正在遭受法西斯的侵略。按照當地習俗,校方要出資讓畢業生聚餐。 “奉獻自己”的種子,已經在身為班長的吳孟超心中深種了——他當即建議,把聚餐的錢捐給祖國正在浴血抗戰的前方將士。

於是一份以“北婆羅洲薩拉瓦國第二省詩巫光華初級中學39屆全體畢業生”名義的抗日捐款,送往了抗日根據地延安。令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,在畢業典禮時,學校收到了八路軍總部以毛澤東、朱德的名義發來的感謝電。

吳孟超下定決心,要回國參加抗日戰爭,即使一人之力不能救祖國於水火,也要和億萬同胞共赴湯蹈火。吳孟超走了一個月的水路、旱路,來到昆明,卻發現去延安的路,只會更加漫長凶險。同學勸他,與其送死,不如科學救國。於是,吳孟超暫時按下自己內心的激憤,投入了考取同濟高中的複習中。

後來,吳孟超考入同濟大學醫學院,有幸聽到了“當代中國外科之父”、在二戰中挽救無數生命的裘法祖教授的課,頓時被他的淵博知識、精湛醫術所折服,用吳孟超自己的話說,“成了他的鐵桿粉絲”。後來吳孟超在醫院當住院醫生,才得以近距離地跟裘法祖查房、看他手術,真正如願以償地成為他的學生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吳孟超回憶,中國是肝病大國,死亡率很高。在他提為主治醫生時,要選一個固定的外科方向。裘法祖教授對他說,“現在肝臟外科還不行,中國還沒有人專門搞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於是吳孟超選擇主攻肝臟,從標本研究到臨床實踐,帶領了一批醫生,在一片空白之上,建立了中國的肝膽外科。在這漫長的六十年裡,吳孟超基本上一個星期要跟老師裘法祖通一個電話,沒事就說說話、聊聊天,有情就在電話裡跟他匯報,聽聽他的意見。吳孟超說:“裘教授確是我人生旅途最重要的恩師、明燈和楷模。”他本人就承襲了裘法祖“精準、乾淨”的“裘氏刀法”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到今天,中國肝膽外科的中堅力量,百分之八十是吳孟超的學生、學生的學生和第三代、第四代學生。

吳孟超再次回到馬來西亞時,父親已經因為膽囊結石膽管結石去世了。他為了救國,學了這一行,卻沒有機會給自己的父親醫治。他在父母的墓前,說:媽媽爸爸,我已經為祖國也做了一點事情。

現在的吳孟超仍不會輕易離開這個沒有硝煙的白色戰場——死神是他的老對手,他會一直做一個局內人,步步對弈,沒有退休,直至今日,直到最後。

 

 

 

“謝謝”這兩個字,是吳孟超耳朵邊上聽的頻率最高的兩個字

 

 

 

 

 

在2004年,82歲的吳孟超,不顧眾人的反對接下了一台複雜的肝臟腫瘤切除手術。手術的對像是一個叫甜甜的女孩,她肝臟的腫瘤,比籃球還大,大到所有人都認為只有肝移植一條路可以保命。

同事偷偷勸吳孟超,說別人都不敢切,你切了,萬一出了事,你的名譽就沒有了!在旁人在乎“晚節”大過天的年紀,吳孟超只認“人命關天”,他果斷地說:我不過就是一個吳孟超,救治病人是我的天職——名譽算什麼!

 

 

 

 

 

2004年9月24日早上8點到晚上6點,吳孟超通過整整十個小時的手術,給女孩切掉了腫瘤。

女孩說:“後來我選擇了9月24號——讓我獲得再生的日子,和我心愛的人攜手走上紅毯。今天我可以擁有完整的人生,謝謝您。”

 

 

 

 

在吳孟超這裡,所謂“人上人”的榮耀他儘管讓別人去享受,他只圖善盡“人中人”的天職。一生中聽到最多的話,就是別人感恩的話;聽到最多的字眼,就是“謝”這個字。但這對於像吳孟超這樣的醫生來說,足夠美好了。

某些醫生永遠只能收到醫療費,但吳孟超收到了更多更寶貴的東西——別人的感念。

 

 

 

96高齡,每週仍堅持三台手術

 

 

 

 

 

和吳孟超合作了三十年的護士長寫信給吳老說:

 

 

“認識您三十多年了,

在很多人看來,

您是個傳奇,

但只有我看到過,

手術後靠在椅子上的您,

胸前的手術衣都濕透了。

兩隻胳膊支在扶手上,

掌心向上的雙手在微微顫抖。 ”

“嘆口氣說,

力氣越來越少了,

如果哪一天

我真的在手術室裡倒下了……

你知道我是愛乾淨的,

記住給我擦乾淨。

不要讓別人看見我一臉汗的樣子。 ”

 

 

吳孟超已經是鮐背之年,他見慣了生死,也看透了生死。即便他用雙手從鬼門關帶回了上萬生命,他也知道,他只是個凡人——在未來,也注定有自己無能為力的一次落子。

於是,他不去​​計劃,也不去考慮。在他生命的極限到來前,他抓緊時間,在每天的工作當中不浪費自己一寸的生命。這個96歲的老人,依然堅持每天七點吃早餐,而後就去病房查房、看門診,每星期還有三台複雜的手術——他不是超人,只是一個可敬的人。

一生

 

因為他和他的手術刀

 

而變成了萬眾的生

 

點贊!致敬!

 

 

#佛教  #第三世多杰羌佛 #義雲高 #暇滿人身 #暇滿人生路 #《朗讀者》96歲高齡吳孟超:願善盡治病救人的天職

 

註: 義雲高大師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,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,詳情請參閱 關於“第三世多杰羌佛”佛號的說明

 


更多學佛資訊 :

暇滿人身facebook

暇滿人身blog

暇滿人生路微博

《朗讀者》96歲高齡吳孟超:願善盡治病救人的天職



from 暇滿人身─學習 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、南無釋迦牟尼佛正法 https://ift.tt/2O2Bz2x
via IFTTT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