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8月7日 星期二

天津82歲老中醫專開「賤藥」,為50餘萬人治病不收錢,稱「要錢啥用」

天津82歲老中醫專開「賤藥」,為50餘萬人治病不收錢,稱「要錢啥用」

 

天津82歲老中醫專開「賤藥」,為50餘萬人治病不收錢,稱「要錢啥用」

 

 

 

天津82歲老中醫專開「賤藥」,為50餘萬人治病不收錢,稱「要錢啥用」

 

 

花白鬍子的老人,氣定神閒地為眼前的來訪者診脈,揮動毛筆,工整地寫下藥方。這場景,讓人恍若回到上世紀。圖片中的這位82歲的老人叫何秀奎,是天津市西青區西北斜村人。從24歲開始,他就利用業餘時間,為周圍的人免費看病。到退休之後,何老先生更是以此作為自己的「主業」。58年來,他為數十萬人次把過脈,看過病,卻從來是分文不取,也不收受禮品。本組圖片拍攝於2017年10月16日。(圖片來自東方IC)

身高不足一米七的何秀奎,有着与身体不太成比例的长手臂和大手掌。老人反复念叨这是“穷大手”,大手发不了财。“所以他们问我,为什么不收费,我就说,我这人不能靠这个发财啊。”老人觉得,来他这里看病的,都是家中有困难的,倘若再找人家收费,岂不是让他们雪上加霜?老人已经82岁了,每天都有慕名到老人家里求医问诊的人,50余年来从未间断。甚至在老伴瘫痪卧床10年期间,老人也是一边照料老伴,一边免费给人看病。(图片来自东方IC)

 

 

身高不足一米七的何秀奎,有着與身體不太成比例的長手臂和大手掌。老人反覆念叨這是「窮大手」,大手發不了財。「所以他們問我,為什麼不收費,我就說,我這人不能靠這個發財啊。」老人覺得,來他這裏看病的,都是家中有困難的,倘若再找人家收費,豈不是讓他們雪上加霜?老人已經82歲了,每天都有慕名到老人家裏求醫問診的人,50餘年來從未間斷。甚至在老伴癱瘓卧床10年期間,老人也是一邊照料老伴,一邊免費給人看病。(圖片來自東方IC)

 

 

82岁的何秀奎,是天津市西青区西北斜村人。从24岁开始,他就利用业余时间,为周围的人免费看病。到退休之后,何老先生更是以此作为自己的“主业”。58年来,他为数十万人次把过脉,看过病,却从来是分文不取,也不收受礼品。(图片来自东方IC)

 

 

82歲的何秀奎,是天津市西青區西北斜村人。從24歲開始,他就利用業餘時間,為周圍的人免費看病。到退休之後,何老先生更是以此作為自己的「主業」。58年來,他為數十萬人次把過脈,看過病,卻從來是分文不取,也不收受禮品。(圖片來自東方IC)

 

何秀奎自幼跟随爷爷识字读医书。慢慢地培养了他爱读医书的兴趣,没事儿的时候,他就自己抱着医书看,把重点的段落都背下来。何秀奎在工厂里上班的时候,谁家有个疑难杂症久治不愈的,人们就来找何秀奎求助,他总是有求必应,开上一副小方子,在保证疗效的前提下,何秀奎都会给患者开“贱药”。他经常说:“几十块钱能治好的病,为嘛要花几百上千呢?不值当的。”(图片来自东方IC)

 

 

何秀奎自幼跟隨爺爺識字讀醫書。慢慢地培養了他愛讀醫書的興趣,沒事兒的時候,他就自己抱着醫書看,把重點的段落都背下來。何秀奎在工廠里上班的時候,誰家有個疑難雜症久治不愈的,人們就來找何秀奎求助,他總是有求必應,開上一副小方子,在保證療效的前提下,何秀奎都會給患者開「賤藥」。他經常說:「幾十塊錢能治好的病,為嘛要花幾百上千呢?不值當的。」(圖片來自東方IC)

 

老人一边把脉,一边细问病情。病人脊柱受过伤,已经来何秀奎老人这里看过几次病了,吃了药之后感觉症状在减轻。病人感激地说:“何大爷脉象摸得特别准,管用还不收钱。”如今,何秀奎老人早已经声名在外,不仅附近的居民找他看病,连内蒙古、黑龙江等地的人也慕名前来。老人打趣地说:“现在十里八乡的药铺都认得我开的单子。”(图片来自东方IC)

老人一邊把脈,一邊細問病情。病人脊柱受過傷,已經來何秀奎老人這裏看過幾次病了,吃了藥之後感覺症狀在減輕。病人感激地說:「何大爺脈象摸得特別准,管用還不收錢。」如今,何秀奎老人早已經聲名在外,不僅附近的居民找他看病,連內蒙古、黑龍江等地的人也慕名前來。老人打趣地說:「現在十里八鄉的藥鋪都認得我開的單子。」(圖片來自東方IC)

 

在保证疗效的前提下,何秀奎都会给患者开“贱药”,也就是便宜的药。有网友怒赞,医者父母心,仁者万人敬,二者兼得万世流芳!你如何评价这位老人开“贱药”的行为呢?(图片来自东方IC)

在保證療效的前提下,何秀奎都會給患者開「賤藥」,也就是便宜的藥。有網友怒贊,醫者父母心,仁者萬人敬,二者兼得萬世流芳!你如何評價這位老人開「賤藥」的行為呢?(圖片來自東方IC)

 

来找何老求医问药的病人早就超过50万人,但是他却从不收取诊疗费。为什么看病不收钱?老人呵呵笑起来:“我不愁吃穿,要钱有啥用?”据了解,老人无儿无女,老伴也于几年前去世了,现在与侄子一家共同生活。有人问,为什么要特意腾出一个单元来当诊室,一分钱挣不着,还不如把房子出租,一个月怎么也得有好几百元的收入。(图片来自东方IC)

來找何老求醫問藥的病人早就超過50萬人,但是他卻從不收取診療費。為什麼看病不收錢?老人呵呵笑起來:「我不愁吃穿,要錢有啥用?」據了解,老人無兒無女,老伴也於幾年前去世了,現在與侄子一家共同生活。有人問,為什麼要特意騰出一個單元來當診室,一分錢掙不着,還不如把房子出租,一個月怎麼也得有好幾百元的收入。(圖片來自東方IC)

 

在不大的“诊室”里,挂着两幅锦旗,何秀奎说,这还是去年他刚搬到这里的时候,患者送来的。“送锦旗又费钱又没什么用,但他们非要送。”于是老人想了个办法,他在屋里的几面墙上,都贴上自己手写的字帖,再有人想送锦旗的时候,他就说:“你看这墙上都贴着字,没地方挂旗子了。”(图片来自东方IC)

在不大的「診室」里,掛着兩幅錦旗,何秀奎說,這還是去年他剛搬到這裏的時候,患者送來的。「送錦旗又費錢又沒什麼用,但他們非要送。」於是老人想了個辦法,他在屋裏的幾面牆上,都貼上自己手寫的字帖,再有人想送錦旗的時候,他就說:「你看這牆上都貼着字,沒地方掛旗子了。」(圖片來自東方IC)

 

老人说:“我小时候习读医书的时候就已经立下志愿,要治病救人。但凡家中有病人的必定是在危难之中,负担不轻,我若是再找人家收费,岂不使病人雪上加霜了嘛!”他说他的心意就是“活一天看一天病,不怕老,给群众解决点除病减灾的事情是好事。”一支毛笔、一沓废纸、一方砚台、一个脉枕,老人就是这样年复一年、日复一日地坚持为人看病,一看就是50多年。图为老人的“任职资格证”。(图片来自东方IC)

老人說:「我小時候習讀醫書的時候就已經立下志願,要治病救人。但凡家中有病人的必定是在危難之中,負擔不輕,我若是再找人家收費,豈不使病人雪上加霜了嘛!」他說他的心意就是「活一天看一天病,不怕老,給群眾解決點除病減災的事情是好事。」一支毛筆、一沓廢紙、一方硯台、一個脈枕,老人就是這樣年復一年、日復一日地堅持為人看病,一看就是50多年。圖為老人的「任職資格證」。(圖片來自東方IC)

 

这是一张“请假条”,早在一个月前,何秀奎就将其贴在窗玻璃上了。老人说,因为自己没有电话,所以只能以这种方式向患者“请假”,“就怕他们大老远跑来一看,没开门,那就崴了。”因此“请假”要提前通知,倘若有人请他两三天后去吃喜面,他都干脆拒绝了。有网友点赞,“老爷子真正的医者仁心,可惜这样的人太少了!”(图片来自东方IC)

 

 

這是一張「請假條」,早在一個月前,何秀奎就將其貼在窗玻璃上了。老人說,因為自己沒有電話,所以只能以這種方式向患者「請假」,「就怕他們大老遠跑來一看,沒開門,那就崴了。」因此「請假」要提前通知,倘若有人請他兩三天後去吃喜面,他都乾脆拒絕了。有網友點讚,「老爺子真正的醫者仁心,可惜這樣的人太少了!」(圖片來自東方IC)

 

多年来,老人养成了一个习惯,自己有本小册子叫《名次簿》,每天晚上都要回忆白天来看病的人,把他们的名字和大概住址以及病情记录在小册子上。老人说:“这样一来也能锻炼我的记忆力,让自己的脑袋瓜儿好使,为大家伙儿再多干几年。但最主要的是,有些病人来这里看了几次病,病情还是没有好转,我就做个记录,仔细研究病情、脉象和症状,方便医治。”曾有的患者因为经常麻烦老人不好意思,想给老人一些回报,但全都被拒绝了。(图片来自东方IC)

多年來,老人養成了一個習慣,自己有本小冊子叫《名次簿》,每天晚上都要回憶白天來看病的人,把他們的名字和大概住址以及病情記錄在小冊子上。老人說:「這樣一來也能鍛煉我的記憶力,讓自己的腦袋瓜兒好使,為大傢伙兒再多干幾年。但最主要的是,有些病人來這裏看了幾次病,病情還是沒有好轉,我就做個記錄,仔細研究病情、脈象和症狀,方便醫治。」曾有的患者因為經常麻煩老人不好意思,想給老人一些回報,但全都被拒絕了。(圖片來自東方IC)

 

到下午一点半以后,何秀奎的“工作”才告一段落。天气不好,侄子就来接他回家。老人没有儿女,老伴也在9年前去世了。如今,他与侄子生活在一起。老人说:“床上有病人,地上就有愁人。看病救人本就是我们行医者该做的事,用不着这样,看病救人要对得起老百姓和自己的良心!这也是在圆我自己的梦,大家幸福我就幸福,大家健康,我就健康。”各位看官,你有什么要想这位老人表达的?欢迎文后留言,发表您的神评论!(图片来自东方IC)

到下午一點半以後,何秀奎的「工作」才告一段落。天氣不好,侄子就來接他回家。老人沒有兒女,老伴也在9年前去世了。如今,他與侄子生活在一起。老人說:「床上有病人,地上就有愁人。看病救人本就是我們行醫者該做的事,用不着這樣,看病救人要對得起老百姓和自己的良心!這也是在圓我自己的夢,大家幸福我就幸福,大家健康,我就健康。」

 

 

#佛教  #第三世多杰羌佛 #義雲高 #暇滿人身 #暇滿人生路 #天津82歲老中醫專開「賤藥」,為50餘萬人治病不收錢,稱「要錢啥用」

 

註: 義雲高大師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,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,詳情請參閱 關於“第三世多杰羌佛”佛號的說明

 


更多學佛資訊 :

暇滿人身facebook

暇滿人身blog

暇滿人生路微博

天津82歲老中醫專開「賤藥」,為50餘萬人治病不收錢,稱「要錢啥用」



from 暇滿人身─學習 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、南無釋迦牟尼佛正法 https://ift.tt/2KA8pW4
via IFTTT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