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9月15日 星期六

佛家故事:玄高法師

佛家故事:玄高法師

 

佛家故事:玄高法師

 

 

 

佛家故事:玄高法師

 

 

前秦弘始三年(公元401年),在今天陝西西安一帶有一個姓魏的人家。主婦寇氏半夜夢見天竺僧人將無數鮮花灑在自己的居室內,早晨醒來,便有了身孕。第二年二月八日,生出一個男孩。這天,家中瀰漫了奇異的香氣,不知從何而來的光明照耀牆壁,很久才熄滅。母親看孩子生時有吉兆,便為他取名靈育。

 

 

這個孩子就是後來的法師玄高。

 

 

玄高小時,因受人們看重,又被稱作世高,他十二歲便想辭親入山修行,父母無論如何不答應。過了些天,一位書生來他家借宿,說自己想到中常山中隱居,父母一想,自己的孩子也早有此意,只是愛之過甚,割捨不下,現在何不讓他隨這書生進山呢?強留畢竟不行。事情就這樣定了。傍晚,父母和村人送他們上路。第二天早上,又有村人來探望世高,父母驚詫不已,問道:「昨天大家不是已把他送走了嗎?怎麼現在又來找呢?村人也是摸不著頭腦:「什麼?我們連他走都不知道,怎麼會去送他呢?」父母猛然醒悟:原來送孩子的村人都是神人所變化顯現出來的。

 

 

世高一上山,便到山寺中表示要出家。山僧說:「不行。父母不答應,怎能讓你出家?」他只好暫時回家,在家裏軟磨硬泡,交涉了好多天才得到允許。世高滿足了願望,一高興連名字也改成了玄高,表示徹底背棄世俗,斷絕塵緣。

 

 

玄高天性聰明,學習經典毫不費力,受戒以後,玄高專門研究戒律,他聽說關中一帶有位跋陀禪師在石羊寺弘法,便去拜師學習,只十來天便精通了禪法的妙處。跋陀不禁讚歎:「善哉,善哉!這個佛子,能領悟到這樣深的成度!」執意不受師禮。

 

 

玄高手持錫杖雲遊到西秦(十六國之一,在今甘肅南部)隱居麥積山。山上有學僧百餘人,都對他推祟備至。秦地高僧曇弘也恰在此地隱居,與玄高十分友善。外國禪師曇無毗游到西秦,講授禪道,然而他參悟的佛法幽深高妙,隴右僧眾無法接受,玄高聽說後,便率徒眾去從他受法,學了十天,曇無毗便要向他請教。

 

 

僧眾一多,難免魚龍混雜,有兩個河南來的,外貌恭敬,心懷嫉妒,經常在背地裏姿意妄為,觸犯戒律。他們趁曇無毗西行之際,向河南王的世子曼讒害玄高,說他積聚徒眾,將成為禍患。世子聽信讒言,當下便要對玄高動手,河南王不答應,他便將玄高趕到河北的林楊堂山。這座山古老相傳,是神仙的住所。

 

 

玄高對這一場遭遇淡然處之,他神情自若,整天帶著三百徒眾修行,禪定境界日新月異。也許是他虔誠修煉的感應吧,禪堂的鐘磬不敲自鳴,香爐的香也自然而然的散發氣息。前來此處求仙問道的人,從未受過毒蟲猛獸的傷害。他的徒弟也靜心修行,長進很快,其中隴西人玄紹有很高的神力。他能讓手指流出清香潔淨的水,供玄高洗漱。他還常常弄到非世間所有的花與香,供奉給佛祖。

 

 

當初的曇弘法師,此時正在四川一帶遊歷。河南王仰慕他的高名,派使者去請他。曇弘想了一想便答應下來。在河南,賓主的禮儀剛一行完,曇弘便對河南王說:「大王既然見識深遠,知道尊重高人,卻為什麼還聽信讒言排斥玄高呢?我不遠數千里,辛辛苦苦來這兒,難到是以為自己當得起您的邀請嗎?不,我只是為了替他說清這件事而已。」說完拂袖而出。河南王一時面紅耳赤,便立即派使者恭請玄高。

 

 

徒眾中,有的勸他不要下山,說:「當初他們那樣對待您,現在怎能輕易就去呢?」玄高答道:「出家人以普度眾生為懷,不必計較以往。」說服了徒弟,便收拾行裝,準備下山,忽然狂風大做,電閃雷鳴,樹木摧折,石頭滾動起來,塞滿了下山的路,眾人一時變了臉色,玄高知道,這是山中神靈在阻攔他,便暗誦咒語並說:「我曾發誓弘傳佛法,怎能在一個地方長久滯留呢?」於是風停雲散,頑石讓路。玄高回到城中,上自王侯,下至臣民,都對他極其尊崇,以他為國師。

 

 

弘法完畢,玄高離開河南,來到西涼,國王沮渠蒙遜對他很是看重,他召集境內英才,聽從玄高的講解。玄高的徒弟中有個西海(今青海東、甘肅蘭州一帶)人梵僧印,志量偏狹,有一點長進便自滿自足,說自己已證得羅漢果,佛法再沒有什麼可參悟的。玄高見狀,也不申斥,也不放任,他暗用神力,讓僧印在禪定中,遍見十方世界,以及諸佛所說的不同法門。僧印整個夏天都花在了尋覓他所見的法門上,找來找去,才發現佛法修煉是沒有窮盡的,頓時慚愧驚懼不已。

 

 

北魏攻打西涼,魏王拓跋燾的舅舅陽平王杜超恭請玄高。到達平城,他廣泛傳揚佛法,北魏太子拓跋晃拜他為師。

 

 

拓跋晃當時遭受讒害,一時不知如何是好,便問玄高:「師父啊,這個虛而不實的羅網,使我白白地遭罪受苦,該怎麼解脫呢?」玄高便讓他做金光明齋,虔誠懺悔七天。魏王拓跋燾便做起很奇怪的夢,夢中他看見祖父和父親手持利劍,言辭激烈,斥問他為何聽信讒言,無故懷疑太子。拓跋燾驚出一身冷汗,馬上召集群臣圓夢。群臣紛紛說:「太子毫無過失,確實如先皇神靈所言。」經過這件事,拓跋燾便對太子深信不疑,他下令太子協助處理政務,總攬一切。

 

 

崔浩和寇天師,是在拓跋燾處十分受寵的人,這兩人害怕太子即位後,奪掉他們的權柄,便四處揚言:「當初太子確實有謀反的野心,只不過利用了玄高的道術,讓先帝降夢,才得以掩蓋,如果不將妖僧誅滅,後患無窮。」拓跋燾聞之勃然大怒,下令將玄高投入獄中。在此以前玄高便早已秘密的對弟子們說:「佛教要衰滅了,我和慧祟公,大概要首當其衝吧!」慧崇是涼州人,正做尚書韓萬德的門師。太平五年(公元444年)九月,兩人都被幽禁。九月十五日,在平城東南角被害,玄高死時年僅四十三歲。

 

 

玄高被害時,徒弟們並不知道,他們一個個焦慮的等待消息,夜不能寐。三更天忽然一道白光飛來,繞著佛塔轉了三匝,飄進禪房,徒弟們驚詫不已,這時聽見光中有聲音說:「我已死了——。」弟子們才知道真相,頓時寺內哭聲大做,震的宿在樹上的鴉雀都飛走了。

 

 

在六百里外的雲中郡,玄高的大弟子玄暢早晨醒來,忽見一人前來告訴他師父有難,並給他一匹日行六百里的馬。玄暢揚鞭返回都城。徒弟們已將玄高的屍身運回,玄暢見狀,撫屍痛哭,邊哭邊說:「佛教現在衰微了,還有復興的一天嗎?如果有,請和尚坐起來,和尚德行非同尋常,一定能做到。」話音剛落,眾人便見玄高微微睜開兩眼,目光和悅,神色怡然,通體出汗,香氣盈繞。稍停片刻便坐起來,對弟子們說:「佛教還應傳揚,只是隨外緣變化,有盛有衰。但你們要記住,盛衰是外在的事物表現,然而佛法卻是清淨永恆的。我只有一點顧慮,你們不久就會和我一樣,只有玄暢能夠南行。你們死後,佛教便會再興。你們要好好修心性,不可動搖信仰,中途後悔。」說完便臥下氣絕。

 

 

北魏的僧正(管理佛教事務的官吏)法達,早就對玄高欽佩不已,但一直未能作他弟子,忽聞噩耗,失聲痛哭:「聖人已逝,今後依傍何人呢?」接連幾天都不下吃飯,不時的呼喚:「玄高聖人進退無礙,為何不現一次形呢?」一次話音剛落,便見玄高從空中降下,法達連忙頂禮膜拜,請求救護。

 

 

「君罪業深重,實難相救,有什麼辦法呢?不過從今往後,你若依大乘法苦苦懺悔,會得較輕的報應。」玄高慢慢的說。

 

 

「脫離苦報以後,願法師能救我。」法達緊追不捨。

 

 

「我心懷一切眾生,怎麼會單單救助你一個呢?」玄高淡淡的回答。

 

 

「法師與惠崇公轉生何處呢?」

 

 

「惠祟公常常祈求往生樂土,現在已遂了心願。我卻願生在惡世,救護掙扎於無邊苦海中的眾生,現在已轉生於閻浮提」。(注:閻浮提是佛教名詞指須彌山之南也被譯作「南贍部洲」)

 

 

「不知法師已修煉到什麼境地?」

 

 

「我弟子中自然有人知道。」說完便不見了。

 

 

法達後來密秘尋訪玄高的弟子,弟子們都說他是得忍菩薩。(資料來源:《歷代高僧傳》)

 

 

#佛教  #第三世多杰羌佛 #義雲高 #暇滿人身 #暇滿人生路 #佛家故事:玄高法師

 

註: 義雲高大師就是宇宙始祖報身佛多杰羌佛的第三世降世,佛號為第三世多杰羌佛,詳情請參閱 關於“第三世多杰羌佛”佛號的說明

 


更多學佛資訊 :



from 暇滿人身─學習 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、南無釋迦牟尼佛正法 https://ift.tt/2CXYYRJ
via IFTTT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